喝酒过头之后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陆开苞,股掌之上男主什么身份,喝酒过头之后,御书屋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/畅读/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自从继位,顾星阑做过很多的梦。

最多的,是关于过去。事实上,顾星阑不是个喜欢回忆过去的人。她其实有很多事要做,有很多的问题要想,并没有多的精力给她去回忆过去。

且回忆于她并无太大用处。既不能帮她改变如今的局面,也不能让她突然拥有特殊的能力,她也不会从回忆中多得到些什么。但现实中她按照既定计划过着,夜里却又被梦境裹挟潜回过去。

并非是父母身侧,或者老师们的教导,而是每日都在重复的生活细节。

那个漂亮得不像话的人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了她的殿里,成了她的侍仆。她自然有为那张脸小小惊艳过的,这不是什么大问题,爱美之心人皆有之,即使是她也不能免俗,总会对美人多看一眼。但是也仅仅是看一眼罢了,这个人很快就被她扔在脑后,直到后来的礼服事件叫她换掉了伺候更衣的宫人,她殿里的掌事嬷嬷换上了他。

于是她便日日见他。早晨他替她更衣,晚上亦替她褪衣,动作都很细致温柔,不曾让她有过半分不适。他很安静,沉默寡言,不像蓉月总是絮絮叨叨,他只是妥帖地做自己的事,眉眼低垂,态度温顺。

她心里对他是满意的,但她不在意他。

他不是她需要费心思的人。近身侍奉她大半年,她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,也一句话不曾讲过。

直到她侍奉先帝身侧,先帝叫人给她取衣那回,她才知道,这是那个几乎已经被所有人遗忘的皇子,她的哥哥。

他为什么要到她身边来?要杀她吗?但他什么也没做。

她的怀疑短暂出现,又很快投入到了学习里。

但事情的走向崩坏似乎就是从那一刻起的。

他突然出现,在夜里,半跪在她的床前,第一次,至少是她印象中的第一次,抬起眼睛专注地看着她,那双琥珀色的眼眸里晃动着潋滟水色,声音轻柔。“您醒了,我的陛下。”

“您醒了,我的陛下。”

喑哑低沉的声音从耳后传来,一个柔软温热的东西顺着她的肩膀往下滑落,带出一串暧昧的水痕。他的鼻梁因着他的动作也在她背部滑动,痒痒的,带着某种色情意味。

顾星阑感觉得到自己被扒光了——除了还有个聊胜于无的肚兜,她几乎是和身后的人肌肤相贴,彼此都能感觉到对方的体温。

她躺在男人怀里,坚硬而又滚烫的棍状物紧紧贴着她的臀部,顾星阑轻轻蹙起眉,忍不住动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上一章 目 录 下一页
耽美小说相关阅读More+

【总攻】兽人之我要想个幼崽

噗丘

军-妓(虫族文)

我好害羞

私人警犬

林艾

女尊短篇

banbi

[短篇集]置物柜

蜂蜜焦糖

渣攻贱受(生/虐身)

宝儿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