喝酒过头之后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肆他禁锢了她但他却被耍得团团转,股掌之上男主什么身份,喝酒过头之后,御书屋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/畅读/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顾星阑视线静静扫过台下众人。明明是自己的生辰宴,但她表现得像一个旁观者,冷眼瞧众生百态。

太傅沈知临叹了口气,目光在顾星阑与顾云衣之间走了个来回。他自顾星阑五岁起便教导她,那时还以为先帝太过急切,但不过一节课就让他意识到顾星阑的不同。她肖母冷淡孤傲,又有先帝的温和隐忍。不过五岁的小娃娃,就已经能质询“为人之道”,令他大为吃惊。那时候她也形色冷淡,但仍有孩童稚气,与先帝后夫妇一起时,笑容尚在。而今不过短短两年,她就已经成长为喜怒不形于色的帝王,不知这两年…他被摄政王限制入宫之后的这两年,到底都发生了什么。

凭心而论,他对摄政王抱有怜悯。对方是禁忌的牺牲品,是受害者,他也曾短暂地教导过他一段时日,知道对方其实并不如广而流传的那般野心勃勃心机深沉,但是沈知临仍然不能接受,顾云衣也走上不伦的死路。他见过庆安长公主看先帝的眼神,和那年冬日,他无意间瞧见的,躲在树下偷看太女的顾云衣的眼神如此相似,只不过后者更小心翼翼,更柔软,而前者却带着攻击性与疯狂罢了。

“陛下,今日是您的生辰,臣忆起往日点滴,不胜感慨。今备薄礼一份,祝陛下福如海深,寿与天齐。”沈知临在丝竹之音中站起来,举杯敬向皇帝,“江山盛景,必如陛下所愿!”说完,他便以袖掩杯一口饮尽,对顾星阑颔首。

舞女悄悄退下,候在殿外的宫人抬着一幅长约六寸的卷轴踏上红毯,在皇帝面前缓缓展开。

松鹤展翅,云蒸霞蔚。高山流水,错落村庄。众人看那落款,竟是不出世的大家决明子的印章。

顾星阑没有说话。注视了那幅画好一会儿,才轻声道,“好。”

这就是满意的意思了。沈知临心里石头落地,虽然没能看到他的徒弟露出笑意,但是这句好,仍让他有恍若隔世的感觉。

有了太傅的礼物作为开头,其他人的贺礼自是流水般送上。

林林总总上百件礼物,并不曾有一件让顾星阑动了神色,甚至除了太傅的礼物,她就只在看到骠骑将军程颐送上的新兵器六连弩时说了句赏,其他时候,一言不发。

礼物送毕,顾星阑本是准备直接叫传菜的,此时却突然有人道,“今日陛下生辰,怎么不见摄政王献礼?”

此言一出,顿时吸引了满厅眼光。人人都清楚,但其他人都知趣不曾开口点明。

出声者是前些日子才升调的工部员外郎林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书首页 目 录 下一页
耽美小说相关阅读More+

【总攻】兽人之我要想个幼崽

噗丘

军-妓(虫族文)

我好害羞

私人警犬

林艾

女尊短篇

banbi

[短篇集]置物柜

蜂蜜焦糖

渣攻贱受(生/虐身)

宝儿兔